從丟勒到霍克尼 澳洲美術館藏品中的眼睛之旅

2020年09月07日 09:25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受到疫情反復影響,位于澳大利亞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州國立美術館(NGV)繼續處于閉館狀態。閉館期間,美術館持續推出在線項目?!芭炫刃侣劇に囆g評論”經授權刊發美術館推出的文章《NGV 館長寄語 | 眼睛之旅》。館長托尼·埃爾伍德(Tony Ellwood AM)分享了該館收藏的風景畫和素描。

  大衛·霍克尼畫作 Yosemite I, October 16th 2011 本文圖源:NGV 

  隨著世界數字化的到來,我們觀察到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最近的工作,他一直對新技術為他的實踐提供的可能性感興趣。2010年,霍克尼參觀了位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約塞米蒂國家公園,他當時直接在戶外使用IPAD畫出令人印象深刻的風景畫。在接下來的一年里,霍克尼開始用IPAD制作更大的圖紙,將它們印在四個相鄰的面板上,以捕捉約塞米蒂的令人嘆為觀止的景觀。如《Yosemite I, October 16th 2011》所示,你們中的許多人可能會回想起在2017年的NGV展覽上看到過這幅作品和霍克尼不朽的風景畫。

  同樣受到周圍壯麗風景的影響,J·M·W·特納也多次前往瑞士,那里的阿爾卑斯風景激發他創作出一些最出色的作品。在19世紀40年代后期的瑞士水彩畫中,最著名的是從盧塞恩湖上看到的里吉山的三種不同景象,它展示了一天中不同時段的里吉山。在Red Rigi中,山被夕陽的溫暖光輝照亮,藝術家對空間和光線的表現喚起了一種寧靜和沉思的平靜感。

  特納描繪的瑞士盧塞恩湖上的里吉山,The Red Rigi (《紅色的里吉山》)1842

  雖然倫勃朗很少畫風景畫,但這是他繪畫的重要主題?!度脴洹肥撬囆g家所有風景畫中最大的,最戲劇性和技藝高超的。這幅作品展示了一幅由三棵樹主導的景觀,它們被即將來臨的暴風雨所包圍,密集的云層,連綿的雨水和縷縷的陽光,所有這些都傳達了一種自然力量變幻莫測的感覺。樹木被戲劇性地解釋為堅持的象征,或提醒人們記住耶穌受難時的三個十字架。然而,這幅風景畫也充滿了人類活動的細節,包括前景中的漁夫和隱藏的情人,以及樹右邊坐著的藝術家。

  倫勃朗《三棵樹》1643

  作為北方文藝復興時期最重要的藝術家,阿爾布萊希特·丟勒(Albrecht DüRER)仔細研究了自然,并創作了一些最早的以樹木、巖石和風景為題材的水彩畫。他的雕刻作品《Nemesis 》(c.1501)展示了一位擁有翅膀懸浮在空中的女神,手持高腳杯獎勵有價值的人,手持韁繩約束任性的人。在她的下面,是一幅精心繪制的阿爾卑斯山風景畫,描繪的是提洛爾的Chiusa村莊,1494年,丟勒在從紐倫堡到威尼斯的旅途中經過這個村莊。丟勒以驚人的細節和自然主義刻畫了村莊的橋梁、建筑和周圍的鄉村,并以其精湛的技巧和細膩的手法而著稱。

  丟勒雕刻作品《Nemesis 》(c.1501)

  這幅水彩畫是維多利亞時代的藝術家杰西·特瑞爾在1910年結束她第一次倫敦之旅,回到澳大利亞后畫的。它描繪了一個夏天的下午的莫迪亞洛克河。這幅作品是澳大利亞女藝術家安德里·哈克尼斯(Andree Harkness)送給該館的重要禮物之一,它很好地體現了特瑞爾對描繪大自然不同情緒的興趣。

  杰西·特瑞爾水彩作品 Mordialloc Creek (《莫迪亞洛克河》) 1910

  1957年,在倫敦學習歸來后,弗雷德·威廉姆斯(Fred WILLIAMS)決定將風景畫作為他的藝術主題。在幾年的時間里,他發展出一種獨樹一幟的風景畫方式,這將改變澳大利亞人對自己國家的看法。威廉姆斯經常在戶外用水粉畫作畫,后來又回到他的工作室創作油畫?!讹L景中的騎士》就是這樣一幅水粉畫。在這幅畫中,威廉姆斯提煉出了他對澳大利亞風景的獨特看法。

  弗雷德·威廉姆斯《風景中的騎士》1967

  布萊恩·馬?。˙rian Martin)是新南威爾士州的穆魯瓦里、班達朗和卡米拉洛伊人的后裔?!禡ethexical Countryscape Paakantyi #2》是他在Paakantyi的直接體驗。馬丁身臨其境的炭筆繪畫探索了抽象和表現之間的關系。對于馬丁來說,這個地方的獨特性在一棵經受住了森林砍伐和自然環境工業化的古老而堅韌的桉樹上得到了體現。

  布萊恩·馬丁《Methexical Countryscape Paakantyi #2》 2013

  近幾十年來,約翰·沃爾斯利(John WOLSELEY)拍攝了許多引人注目的澳大利亞風景照。他的大型作品是非傳統的,并且鼓勵人們認識到氣候變化對該國脆弱的環境造成的壓力?!洞蠡疬^后——莫尼貝翁湖的食蜜雀們》是一張在森林大火過后充滿希望的畫作,在被森林大火摧毀的班克西亞一處被燒毀的樹枝上,身上帶著刺的食蜜雀正在鳴叫著。

  約翰·沃爾斯利《大火過后——莫尼貝翁湖的食蜜雀們》2009-2011

  雖然當下乘飛機飛行似乎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但由英國藝術二人組Langlands & Bell創作的《英國航線(日夜)》組圖反映了飛行路線的獨特視角。這對搭檔開發了一種高度精煉的合作實踐,使用抽象符號——模型、地圖、首字母縮寫——來探索決定人類行為的構成。這件作品概念性地展示了不列顛群島內的飛行路徑。

  Langlands & Bell創作的《英國航線(日夜)》2000

  Langlands & Bell創作的《英國航線(日夜)》2000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藝術家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