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推薦|蔡磊個展《單 元》將展出最新創作

2020年09月02日 14:4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蔡磊:單 元 蔡磊:單 元

  新浪訊,2020年9月5日,藝術家蔡磊的個展《單 元》將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第二空間推出。展覽由隋建國先生擔任策展人,由展望先生提供學術支持,展出蔡磊2020的最新創作。

  從浮雕式的透視壓縮物象,到造成視錯覺張力的物品形象,再到室內場景式的裝置現場,蔡磊多樣化地實踐著從個人語言樣式到藝術觀念的轉變。這次受到疫情影響而探索的主題“單 元”,則展現了蔡磊作品的新方向——關于日常敘事和身體經驗的感知。

 《經過202003》,200×90×9cm,布面丙烯,2020 《經過202003》,200×90×9cm,布面丙烯,2020

  感受“單 元”(節選)

  /隋建國

  2014年“降維法”,2015年“模棱”,2016年“景·別”,三年時間里,每年一個個人展覽,從浮雕式的透視壓縮物象,到造成視錯覺張力的物品形象組合,然后又是室內場景式的裝置現場,蔡磊三級跳一樣地完成了從個人創作手法到語言樣式到藝術觀念,三者合一的快速躍進,迅速成長為一個醒目的新晉年輕藝術家。

 《#0102》,150×63×4cm,布面丙烯,2020 《#0102》,150×63×4cm,布面丙烯,2020

  眼前這個展覽是去年年底就開始進入規劃了。但是,從春節前一天開始的新冠肺炎大瘟疫,打亂了蔡磊的工作計劃,也給他的作品方向帶來了變化?,F在展覽的呈現分為三個相互連通的展廳。第一個展廳四面墻上,還是展出了蔡磊的拿手作品:壓縮后呈透視狀態的房間和通道。不同的是,透視的房間通道經過前后壓縮,再左右二次壓縮,改變觀看角度和強調空間對心理的暗示,看得出這是蔡磊心目中對于原來透視主題作品的推進。

 《金色之外20200303》,42 × 34 × 85.5 cm,底座42 × 34 × 116 cm,青銅、24K金箔、水泥底座,2020 《金色之外20200303》,42 × 34 × 85.5 cm,底座42 × 34 × 116 cm,青銅、24K金箔、水泥底座,2020

  但是,第二和第三個展廳陳列的作品中,透視的主題幾乎消失了?;蛘哒f,第二展廳中主要的一面墻上,雖然出現了一系列隨著透視沒入墻中的床,但它們不再是與第一個展廳一樣處心積慮的精致狀態。

 《#0102》,180×152×5cm,布面丙烯,2020 《#0102》,180×152×5cm,布面丙烯,2020

  疫情爆發后,蔡磊租用的位于順義區楊鎮的工作室被封而幾個月無法進入。同樣由于驚懼,蔡磊居住所在的小區也不準居民出入,幾乎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通過網購,然后快遞到自己住的單元樓門口。取快遞時,為了避開電梯這個最危險的群體傳染源,蔡磊每天寧愿爬本單元的樓梯上下出入。一、兩個月的時間里,每天就是吃飯、睡覺、看手機,從床上到沙發再回到床上,最后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躺在、倚在床上。三居室的空間里,床竟然成了最親密的家具。時間一長,蔡磊萌生了以床作為表達對象的念頭。就這樣,這些床的形象,就成了本展覽第二個展廳的主題。從中間主要墻面上十幾架以相同滅點不同深度沒入墻體的床上,可以猜想藝術家在疫情期間拼命壓抑住的瘋狂。

 《毛坯房20200820》,180×30×5cm,水泥,2020 《毛坯房20200820》,180×30×5cm,水泥,2020

  疫情期間每天爬上爬下的單元樓道里的樓梯,也成為了蔡磊觀察與思索的對象。爬十幾層的樓梯雖然很累,但比起舒適卻隨時暴露在病毒傳播軸心的電梯,肯定安全得多。幾個月時間里穿行于樓梯間的經驗,就成為第三展廳的主題與內容。展廳中最后一件2.5米高的作品,作為最完整的單元樓道與樓梯的形象,體現出纏繞與周而復始的意向。與其他幾件作品中樓梯形象不同的是,樓梯踏步之間的空間不再是虛空而是被另外一種顏色的水泥填實,樓梯結構上所依附的樓道四面墻,卻化為虛空,與觀者所在的空間融為一體。

 《上·下20200718》,166×34×16cm,底座42×34.5×110cm,青銅、24K金箔、水泥底座,2020 《上·下20200718》,166×34×16cm,底座42×34.5×110cm,青銅、24K金箔、水泥底座,2020

  在第二、三兩個展廳里,透視退居配角,床和樓梯的形象借助不同材料的制作,從藝術家的手中自由地顯現,映襯出藝術家對于本次展覽主題的選擇:“單 元”。因為從字面上看,這次展覽所有作品的選擇都與藝術家自己日常居住的空間——板樓中的單元住房有關,無論是透視還是沒有透視。疫情的破壞使得藝術家不自覺地本能選擇了自己每天被囚禁在其中的單元樓,以及室內外的樓道和家具形象,作為承載自己情感的載體。

《上·下20200825》,102×55×1cm,青銅,2020《上·下20200825》,102×55×1cm,青銅,2020

  一座塔樓或者板樓,包含很多單元,單元中又包含一串居室;每個居室的住戶都借助樓梯上下溝通;房間里又有很多窗戶,還有各種家具。所有這一切,共同組成了藝術家樓房中日常生活的敘事。樓房與樓房之間,總有幾條陶板或者水泥磚鋪就的行道路和幾塊草坪。2014年以來,蔡磊就把自己生活環境中的這些元素,化為自己工作室里的作品形式與內容。

 《一單元》,58.5×40×232cm,底座58.5×40×30cm,水泥、鋼結構,2020 《一單元》,58.5×40×232cm,底座58.5×40×30cm,水泥、鋼結構,2020

  回頭看蔡磊2014至2016年的三個展覽,發展方向明確而且非常有效。但仔細分析,其中已然包含了不同的可能性。奇妙的是,經歷過這半年多的疫情,藝術家的作品,出現了新的跡象。這就是“單 元”這個展覽所呈現給大家的。我們可以從蔡磊之前的作品和新的作品里,在的透視形式之外,發現了更偏重作者生活體會與身體經驗的方面。這些作品相互呼應,讓蔡磊作為一個藝術家,更加豐滿和成熟起來。

  蔡磊,1983年生于吉林長春,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獲碩士學位,現生活與工作于北京。

  蔡磊最近的個展包括:23平米(白石畫廊,臺北,2018);景 - 別(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2016);模棱 - 無伴奏(當代唐人藝術中心,香港,2016);模棱(林大藝術中心,北京,2015);降維法(林大藝術中心,新加坡,2014)等。

  他的作品多次在國內外重要的美術館展出并獲獎,包括泰勒基金會(巴黎),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北京),四川美院美術館(重慶),保利藝術博物館(北京),臺北關渡美術館(臺灣),杰克遜維爾當代藝術館(美國),今日美術館(北京),波恩當代藝術館(德國),大同博物館(大同),藍頂美術館(成都),劉海粟美術館(上海),長江當代美術館(重慶),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等。作品亦被多個美術館、公共機構和個人收藏。

  蔡磊是一位十分重視形式表達的藝術家,其作品有著濃郁的構成主義特點。然而,在作為表象的形式背后,對所謂“有意味的形式”似乎并不是藝術家真正的追求。雖然作品的語匯仍具有現代主義的特征,但內部的形式并不是自律的、靜態的、封閉的,反而充滿了不確定性、不穩定感。同時,對材料“物性”的強調使作品具有雕塑化的特點,但置身于墻面的展示方式,又使其分享屬于架上繪畫的觀看經驗。從這個角度講,蔡磊的作品是一個復雜的綜合體,它介于雕塑與裝置之間,在形式建構的過程中則隱含著解構的力量。(何桂彥)

 《經過202005》,200×175×10.5cm,布面丙烯,2020 《經過202005》,200×175×10.5cm,布面丙烯,2020

  蔡磊重要的作品系列《毛坯房》中,空間縱深感既來自起位線的高低序列,也來自于透視法的前后縮減,而作品帶來的毛坯房內部的經驗真實感,又不僅是來自視錯覺,也來自水泥材料本身。也就是說,他既建構了一種寫實主義的“現實”,也帶來了一種實在主義的“真實”。(鮑棟)

 《毛坯房20200425》,88×28.5×119cm,水泥,鋼結構,2020 《毛坯房20200425》,88×28.5×119cm,水泥,鋼結構,2020

  在這一代年輕藝術家中,蔡磊是一個從語言下手的雕塑家,從鮑棟第一次策展的降維法到模棱兩可的立體浮雕系列,他看似始終在語言層面探討,但實際上這些靈感來源基于現實中的生活刺激:北京城鄉結合部的毛坯房。蔡的平靜創作態度有別于當今年青一代浮躁的流行病。(展望)

 《自由之外191103》展出于“浮云的根-此岸:OCAT南京公共藝術計劃”現場,南京,2019 《自由之外191103》展出于“浮云的根-此岸:OCAT南京公共藝術計劃”現場,南京,2019

  迄今蔡磊的實踐——無論是形式,還是實在-物(它不僅指物或現成材料,也包括非物質化的物,且帶有某種現實感或社會屬性),以及復雜的空間關系等——都是緊扣“透視”在展開和部署,或言之,它本身即是一次次關于“透視”的推演。由鮑棟策劃、先后于2014、2015、2016連續三年舉辦的三次個展“降維法”、“模棱”和“景-別”業已清晰地呈現和概括了蔡磊近年的實踐。(魯明軍)

 蔡磊個展“23平米”,白石畫廊,臺北,2018 蔡磊個展“23平米”,白石畫廊,臺北,2018

  從浮雕的本體語言出發,蔡磊逐漸把主題鎖定在空間性與視錯覺之間的關系上,同時也在嘗試著不同的材料與環境,但在“景-別”這個展覽中,蔡磊不再局限于個人生活范圍內的題材與經驗,而是把已經形成的工作方法朝向了更為廣義的公共生活與集體經驗。 同時在這個展覽里,蔡磊也在把原來壓縮在單件作品中的視錯覺空間調度擴展在了整個展覽場域中, 把原來再現性的錯覺轉換為了在場性的體驗。(鮑棟)

蔡磊個展“景-別 échelle des Plans”,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2016蔡磊個展“景-別 échelle des Plans”,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2016

  在2015“模棱“這個展覽中,我們把蔡磊作品在視覺與概念上的多義性,稱作“模棱”。在漢語日常語境中,“模棱兩可”是指態度上的含糊不清與處事上的騎墻。但在美學范疇里,“模棱”接近于新批評學派所說的“含混”或“復義”,意味著意義與感性的多重性。有趣的是,“模棱”這兩個漢字形象,幾乎通感于蔡磊那些需要翻模制作且布滿了棱邊的作品。(鮑棟)

 蔡磊個展“模棱“,林大藝術中心,北京,2015 蔡磊個展“模棱“,林大藝術中心,北京,2015

  這些空屋不是老房子確具有老房子的神秘兮兮,蔡磊被這種莫名的空間以及所形成的神秘光影打動,他用一厘米的厚度向觀眾展開訴說,一種他在周邊感受到的不知所云的現實、無厘頭的空間、古怪的光線,以及夜晚一個人進入無人之境所帶來的惶恐。正如每一個藝術家所必須經歷的,一個人在夜路中摸索的感覺。(展望)

 蔡磊個展“降維法“,林大藝術中心,新加坡,2014 蔡磊個展“降維法“,林大藝術中心,新加坡,2014

  展覽信息 

  展覽名稱:《單 元》

  藝術家:蔡磊

  策展人:隋建國

  學術主持:展望

  展覽時間:2020.9.5 - 10.18

  展覽地點: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北京第二空間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