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4億買到“男神”蘇軾 你怎么看

2018年11月28日 10:3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 美術報  作者:周懿 

  前天(11月26日),香港佳士得2018年秋季拍賣舉行的“不凡——宋代美學一千年”晚間拍賣,21件拍品成交總額為717,310,000 港元(92,071,130美元),成交率以拍品件數計為90%,按拍賣金額的成交率高達99%。全場焦點是牽動人心長達半年之久的“蘇軾《木石圖》(拍品編號8008)”,以463,600,000港元(59,505,898美元)成交,成為佳士得在亞洲的最高成交價拍品。

佳士得香港2018年秋拍佳士得香港2018年秋拍

  “不凡——宋代美學一千年”晚間拍賣成交單

  “8”這個數字對于東方人是吉祥的符號,《木石圖》排在第8件標的中登場。拍賣現場以3億港幣起拍,而作為拍賣保證,參與此件拍品的競拍需繳納1.6億港幣的保證金辦理一張有效的號碼牌,在當晚的拍賣中共計有4個有效金色號牌通過委托的方式參與了競拍。

  “8889”號金色號牌勢在必得,一口超過一千萬的競拍干凈利落,最終價格來到4.1億港幣, “8889”號成功拿下,加傭金的價格是4.636億港幣,一舉創下了蘇軾個人拍賣的最高價紀錄,以及本季最貴古代書畫紀錄。據透露,本作最終成功競買者是來自于大中華區的機構,并將于近期完成作品交接。

蘇軾《木石圖》蘇軾《木石圖》

  《木石圖》曾是藝術史教科書上的“經典”,也是藏家競相爭奪的心頭寶,曾神秘地“消失”,又那么“一石激起千層浪”地出現——伴隨著作品的重新被發現,爭議、討論就一直持續著。

  真或偽,這場討論并不會因為這場拍賣的“一錘定音”而塵埃落定,天價、聚光燈,或許會激起更大的關注。我們節選部分專家學者的討論,供讀者以多樣的視角賞鑒。

  “蘇米合璧”難有其二

  游世勛(佳士得拍賣中國書畫部研究者)

  當我們細細觀察這張作品的時候,你會發現,里面的干、濕、濃、淡變化非常復雜,甚至于順著石頭的勢可以牽扯到這棵枯樹。整個動態往右邊走了以后,左邊是不是虛掉了呢?他左邊又補上了一些濃墨的小竹子,非常細膩。這張畫是一張包容的、力量向中心集中的畫作。

  在畫的旁邊,有同時代非常著名的書法家米芾的作品。米芾書法作品的不同之處在于細線的走若游絲,重的部分又重如磐石。目前,我們只能找到當時宋代四大家蘇、黃的合璧,也就是《寒食帖》,現藏臺北故宮。這件“蘇米合璧”,相信在歷史上應該很難再找到第二件。

  米芾提拔 [芾次韻 四十誰云是,三年不制衣。貧知世路險,老覺道心微。 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風雅伴,歲晏未言歸。]

  怪怪奇奇,如其胸中盤郁

  李凱(天津文博院院長,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

  雖屬草草墨戲,但頗饒筆墨韻味,而與職業畫家對樹石質實的刻畫方法迥然相異。且這種繪畫題材也很新奇,米芾說:“子瞻作枯木枝干虬屈無端倪,石皴硬,亦怪怪奇奇,如其胸中盤郁也?!眱上鄬φ?,頗相吻合。

蘇軾《木石圖》局部蘇軾《木石圖》局部

  以視覺之法呈現一則傳記

  姜斐德(Alfreda Murck,中國視覺文化史學家,曾任職于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北京故宮,并曾任教于中央美術學院(微博)及北京大學)

  畫中之怪石為異趣古怪之人的代表;無葉之枯樹隱喻著懷才不遇之心;而終年長青且富有彈性的竹象征不屈的精神。如此,便能理解《木石圖》畫中有詩的情感共鳴,而富有生命力并向上盤生的枯木,輔以蘇軾之生平來看,彷佛以視覺之法呈現一則傳記,使其成為適應逆境并從中另謀生路的典范。

  劉良佐題跋 [潤州棲云馮尊師,棄官入道,三十年矣!今七十余,須發添黑,且語貌雅適,使人意消。 見示東坡木石圖,因題一詩贈之, 仍約海岳翁同賦,上饒劉良佐。 舊夢云生石,浮榮木脫衣。支離天壽永,磊落世緣微。 展卷似人喜,閉門知己稀。家林有此景,愧我獨忘歸。]

  俞希魯題跋 [余讀庚子山枯樹賦,愛其造語警絕,思得好手想像而圖之,卒不可遇。今觀坡翁此畫,連蜷偃蹇,真有若魚龍起伏之勢,蓋此老胸中磊砢,落筆便自不凡。子山之賦,苑在吾目中矣!上饒劉公,襄陽米公,二詩亦清儁,而米書尤遵媚可法,皆書畫中奇品也!宗道鑒賞之馀,書以相示,因以識余之喜云。京口俞希魯。]

  郭淐題跋 [蘇長公枯木竹石米元章書,二賢名跡, 珠聯璧映,旬可寶也!玄覽樓。萬歷甲寅端陽又二日識。]

  近代著錄為珂羅版印刷品

  板倉圣哲(Itakura Masaaki,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

  近代著錄中對《木石圖》有詳細記載者,為知名古書畫鑒定家張珩(1915-1963,故宮博物院鑒定委員)所著的《木雁齋書畫鑒賞筆記》,然此著錄所參照的并非原跡,而是日本出版之珂羅版印刷品,且為“爽籟館藏”,故可知《木石圖》曾為日本收藏家阿部房次郎(1868-1937)之藏品。

  據張珩記載:“此卷方雨樓從濟寧購得后乃入白堅(吳佩孚的秘書長)手,余曾許以九千金,堅不允,尋攜去日本,阿部氏以萬余得去?!笨芍獜堢裨噲D向白堅購入《木石圖》而未得之經過。

阿部房次郎(1868-1937年)阿部房次郎(1868-1937年)

  讓人先喜后憂,看了失望

  牟建平(藝術市場評論人)

  對這件《木石圖》,老實講讓人先喜后憂,看了失望。拍賣本《木石圖》的功力差,筆墨浮躁。畫芯的枯樹筆墨軟弱無力,石頭的皴法也少有棱角?!赌臼瘓D》名氣雖大,但同時爭議也大,歷史上缺少著錄?!赌臼瘓D》的四家題跋,從宋代米芾,元代俞希魯,明代郭淐,再到明末清初的劉良佐,然后就突然沒有了,整個清代斷片了,湮沒無聞,收藏記錄空白,這很蹊蹺。要知道清代的乾隆皇帝,通過進獻、抄沒和搜刮,舉凡民間的珍品書畫都被他一網打盡,很少有漏網之魚。在民國時期,《木石圖》才冒出來重現人間,北洋政府時期,被古董商方雨樓購藏,后又被吳佩孚的秘書長白堅夫買下,1937年又流到日本,隱身東瀛半個多世紀。期間,吳湖帆臨摹的是印刷品,徐邦達也沒有看到原作,所以這些專家的話不足為憑。關于蘇軾《木石圖》,世間不止一本,應該還有其它版本。元代大書法家鮮于樞認為自己跋過的那本是最好的,非其它本所比。希望能看到鮮于樞的題跋本,畢竟鮮于樞身為與趙孟頫齊名的元代書法大家,他的題跋一般人也仿造不了,更容易辨別真假。

  吳湖帆 臨蘇軾木石圖并黃州寒食帖 紙本水墨 1965年作 28x275cm 著錄:王叔重、陳含素編《吳湖帆年譜》 佳士得香港 2018年秋季拍賣以514港幣成交

  除了坡公自己,恐怕都難以說清

  溫玉鵬(博物館研究學者)

  在宋人眼中,蘇軾之書法“尚意”,而“妙在法度之外”。蘇氏文章成為一時之風尚,其書更成為爭相摹習的楷模,遺墨字跡,萬金購藏,更通過刻石、刻帖等方式,廣為流布。其墨跡經北宋崇寧、大觀的焚毀,及四五百年滄桑,到明朝已彌足珍貴。

  許多人為了一睹真跡,不惜深入窮鄉僻壤,荒僻古寺,甚至冒雨前行,即便得到片紙,亦視若珍寶。對于蘇軾而言,書法既是愛好,“如好聲色”,也是隨心之作,并未嚴格恪守晉唐規矩。明人卻將“尚意”,視為可摹習的范本,“意”不同,習字的效果自然不同。黃庭堅曾評蘇軾假畫:“高述潘岐皆能贗作東坡書,余初猶恐夢得簡是真跡,及熟觀之,終篇皆假托耳。少年輩不識好惡乃如此!東坡先生晚年書尤豪壯,挾海上風濤之氣,尤非他人所到也?!?/p>

蘇軾 瀟湘竹石圖(局部) 絹本水墨 28105.6cm 現藏于中國美術館蘇軾 瀟湘竹石圖(局部) 絹本水墨 28105.6cm 現藏于中國美術館

  近日,《竹石圖》驚現于拍場,或真或贗,其韻難辨。既是“尚意”之作,除了坡公自己,恐怕都難以說清,而其“挾海上風濤之氣”又豈是區區后輩小子所能及也。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