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戌春季云南造宣統元寶七錢二分推想

2020年09月30日 09:0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作者:谷曙光

  1910年(宣統二年),云南向地亞士洋行購買的鑄幣機器輾轉運到昆明后,便開鑄了該樣幣。

  簽字版“KOSHSH”庚戌春季云南造宣統元寶七錢二分正面

  簽字版“KOSHSH”庚戌春季云南造宣統元寶七錢二分反面蓋有“乙”字戳記

  簽字版“KOSHSH”庚戌春季云南造宣統元寶七錢二分邊齒

  該幣正面點圈內為漢文和滿文“宣統元寶”字樣,外圍鐫“庚戌春季云南造”,兩旁飾花飾,下鐫“庫平七錢二分”六字。背面蟠龍居中,外圍為英文,兩旁列花飾。

  該幣因屬試鑄樣幣,鑄工精細,為中國銀幣二十珍之一。

  就是因為該藏品太珍貴就會使人產生懷疑真假問題,下面我們共同來判斷一下她的真假問題:

  1、于公認真幣圖片對比。

  通過對比不難看出雕模風格非常一致,文字圖案深邃。(由于不是一個版細微處定有不同)

  2,、于“老云南”宣統元寶對比

  通過仔細對比不難看出“戳記幣”與“老云南幣”的背面是一個版模不差分毫!

  通過與“老云南”的對比又可以得出背面鋼??梢曰Q(這樣可以減少雕模成本)

  3、“戳記”可以幫助斷定真假

  有人會說:“一個戳記怎么會證明新老呢?戳記又不是什么難事,現在造假的為了讓你認為是老的做個戳記是很容易的事”,說的不錯!這種說法是有可能,但是概率并不是100%正確,這種推斷是“有罪推斷“”,反過來我們用“無罪推斷”來看看會是什么樣。

  那么這個“乙” 字在這里會是什么意思???甲乙丙丁是中國文化“易經”中的天干,常用來排序,就像“1.2.3.4”,那么就說明該樣幣為2號,前面一定還有個“甲”是1號。那么樣幣為什么還有編號???我的推斷是版樣不是一種,甚至有丙也很有可能,因為我在以前微博里也有多次不同的推斷,不然這個“乙” 字不好解釋。

  說到這里有人又會說:“那好,假設你的推理是對的,可是所有的資料沒有發現有第二種版別???”

  下面問題又來了,的確資料上沒有說還有第二種版別,并且在孫仲匯先生的[簡明錢幣辭典]中明確寫著“僅一元一等幣值,無版別區分”,我要說的是“辭典是91年出版的,那時人們的認知就是這樣,因為以前沒有記載他又沒有發現,他就認為沒有版別區分,這也很正常,不像現在網絡社會信息時代要想了解一件事情是分分鐘的事情”。只有推斷是沒有說服力的,那么有沒有實物來證明這一點哪?有!還真有!

  下面是我四枚另一種相同版別的藏品,兩個是傳世的兩個出土的

  以上是兩枚傳世藏品,磨損痕跡包漿非常自然

  這兩枚銀幣是一個地區但不是一個坑的東西,通過仔細對比該四枚銀幣是同一版別。

  在泉界不乏就是有人認為簽字版的幣和發行幣就一個是一個版模,只是去掉文字而已,這是大錯特錯!那么簽字又會是起什么作用的呢?我個人猜測是,這里用的是“猜測” 哈,“是用來和其他國家或其他雕模人區分競標用的”,這里你會說如果是指定的人為什么還要有簽字哪?我只能說慣性習慣就是不成文的規矩,已經形成的習慣。我認為簽字版和試鑄樣幣并不是一個模具。而是同版不同模!

  KOSHSH簽字的真相:

  奧地利籍維也納造幣廠總雕刻師理查德·普拉圖·科什(Richard Placht Koshsh),與大家熟悉喬治齊名。值得注意的是,早期泉界人士經常將“KOSHSH”說成是英文簽字,這個觀點是不對的。奧地利原是德國分裂出來的國家,所用語種為德語。德語各方言差距巨大,詞匯不同,語法也不一樣。德語主要分為東地德語和西地德語兩種,西地德語發音與英語相似,加之翻譯難度大,所以泉界早期誤把“KOSHSH”當成英文簽字。

  如果在這枚簽字戳記春季幣上找依據的話,我們不難看出在簽字位置的花星和對面的花星的位置是不對稱的,因此如果拿著該戳記幣和公認對的幣進行對比,想讓他絲毫不差才能說明是真的就又犯了一個錯誤!反而有細微的差別才是對的?。?!

  反正經過我多年的收藏經歷得出的經驗是:鑒定一件藏品的真假一定要盡量去掉“慣性思維”,多用“逆向思維”,多用“邏輯推理” ,認證要用“交叉認證” 才能少走彎路,少打眼。

  說到這里我想應該能說明我的推斷是正確的了吧?很有可能這四枚不被認可的版別為“甲” 或者是“丙”。

  以上推斷不知是否合理,也許還有漏洞,敬請泉界朋友批評指正,謝謝!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古幣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