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爭議的高更與印象派的另一面

2020年08月10日 10:24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原標題: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新展:備受爭議的高更與印象派的另一面

  8月7日,展覽“高更與印象派畫家:奧德羅普格館藏杰作”在英國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開幕,展出20世紀保險經紀人威廉·漢森(Wilhelm Hansen)收藏的高更以及馬奈、莫奈、雷諾阿等印象派畫家作品,這批作品收藏于荷蘭哥本哈根的奧德羅普格園林博物館,該博物館由漢森的私人莊園改造而來。展覽顯示出漢森作為北歐人的獨特品味,此外,高更的作品作為一大亮點,將引發人們對這位備受爭議的藝術史人物的探討。

  1916年,一位48歲的保險經紀人從丹麥中部穿越歐洲戰場,抵達巴黎執行任務,沒過多久,他便寫信給自己的妻子,“我還是得趁早向你坦白,我魯莽地做了一大筆購置。但是,如果你知道我買了什么的話,你會原諒我的?!?/p>

  威廉·漢森

  憑借戰時的藝術品貶值,以及言語間流露出的對于法國未來的信心,威廉·漢森(Wilhelm Hansen)在1916年時購得了首批繪畫作品,其中包括馬奈(Manet)精致的《一籃梨》(Basket of Pears),他曾在晚餐后向賓客展示這幅畫,并稱之為“冰激凌后的額外點心”;雷諾阿(Renoir)于19世紀60年代畫下的一幅細膩的《坐在草坪上的女子》(Woman in a Meadow),這是印象派畫家將人物融入優美風景的完美典范;以及莫奈所畫的一幅霧中的倫敦風景——彼時這幅畫誕生僅十余年,被認為是一幅非常大膽的現代作品。

  《坐在草坪上的女子》,雷諾阿

  在歸國的路上,漢森找到了高更的丹麥籍遺孀梅特(MEtte),并獲得了一幅描繪她孩子的作品,畫中,熟睡的孩子躺在一張鐵床上,后面是一塊繪著飛鳥的絨布?!缎〖一镌谧鰤簟罚═he Little One Is Dreaming)是高更早期的出色作品,捕捉了幻想與現實之間的美妙。

  《小家伙在做夢》,高更

  接下來,漢森又說服律師奧古斯塔·古皮爾(Auguste Goupil)出售描繪她女兒的一幅粉藍色調的肖像畫,畫中的歐洲女孩面色蒼白,穿著塔西提島傳教士的服裝,表達出高更對于殖民主義的矛盾心理。

  《少女肖像》,高更

  就這樣,在漢森位于哥本哈根北部的鄉下莊園奧德羅普格(Ordrupgaard)里,一個偉大的收藏體系建立起來了。當支持漢森的銀行于1922年破產時,他仍然守著高更的作品,但出售了一些其他藝術家的繪畫,以便償還貸款。一年后,他的收藏再次啟動。1953年,奧德羅普格的這座私宅成為了國家級博物館——奧德羅普格園林博物館。

  2005年,建筑師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操刀擴建博物館,其建筑主體由玻璃和黑色混凝土構成,為這座歐洲傳統風格的庭院添上現代色彩。

  擴建后的奧德羅普格園林博物館

  “高更與印象派畫家:奧德羅普格館藏杰作”是倫敦自新冠疫情以來的首場大型展覽,其中,漢森的收藏史所展現出的堅韌性以及藝術在危機時刻的驚人之美顯得尤為應景。展覽共展出60件印象派繪畫作品,幾乎有一半是首次在英國展出。除了高更以外,展覽還將呈現埃德加·德加、愛德華·馬奈、克勞德·莫奈等印象派大師的作品。這批作品于今年3月抵達倫敦,原本預計于3月展出,但因疫情而未能實現?!靶疫\的是,這些作品趕在歐洲封鎖之前抵達了,”展覽策展人安娜·費拉里(Anna Ferrari)說道,“世界各地的大量展覽都被迫取消。得益于我們的借展方的幫助和理解,我們最終能見到展覽成形?!?/p>

  《穿過楓丹白露的查理路》,莫奈

  《盛開的梅花樹》,畢沙羅

  《比揚庫爾的卸貨駁船》,阿爾弗萊德·西斯萊

  《紅磨坊》,雷諾阿

  皇家藝術研究院的此次展覽是始于巴黎雅克馬爾·安德烈美術館(Musée Jacquemart-André)巡展的最后一站。展覽最初的名稱為“漢森的秘密花園”(The Hansens’ Secret Garden),這一名稱暗示展覽中的許多作品都是樸素和引人沉思的,它們看上去既不特別,也不矚目。

  《拿著水壺的女人》,馬奈

  因此,展覽展出的馬奈作品并不典型,完成于他藝術生涯的早期和晚期?!赌弥畨氐呐恕罚╓oman with a Jug)是描繪他的妻子蘇珊年輕時的一幅肖像,她的一只手被精確地刻畫出來,另一只卻表現得很隨意,由此,馬奈向藝術史與現代性的關系發問。1882年,馬奈在人生的最后一個夏天所畫下的一幅靜物梨顯示出另一種風格,他曾總結道,“一個畫家能夠用水果或鮮花表達出他所有想要的東西”。

  《一籃梨》,馬奈

  塞繆爾·考陶爾德(Samuel Courtauld)是漢森在20世紀20年代尋覓印象派繪畫時的重要競爭對手。他們的選擇完全不同:考陶爾德偏愛華麗,而漢森則為傾向于克制,這或許與漢森身為北歐人的感性與謙遜有關,也與他對“喧嘩”的個人主義的反對相符。例如,考陶爾德收藏的莫奈作品包括明亮的《昂蒂布風景》與光線充沛的《阿讓特伊的秋色》(Autumn Effect, Argenteuil),而漢森喜歡莫奈的灰色與鉛灰色,比如《勒阿弗爾的海景》(Seascape Le Havre)與《陰天的滑鐵盧橋》(Waterloo Bridge, Overcast)。

  《勒阿弗爾的海景》,莫奈

  《陰天的滑鐵盧橋》,莫奈

  在展覽中,高更的作品本身就構成了一場“展中展”。在一幅《塔希提婦女》(Tahitian Woman)中,一名裸女慵懶地倚靠在朱紅色的毯子上,展現出高更筆下典型的熱帶風情?!秮啴敽拖耐蕖罚ˋdam and Eve)描繪了一對彼此疏遠的夫妻,年輕的女子如同雕塑一般健壯,其形象借鑒爪哇島婆羅浮屠寺的浮雕,具有異域色彩;男子則來自歐洲,彎腰駝背,看上去體弱多病,這是高更的自我寫照,他轉身離開畫中的伊甸園,絕望地邁向死亡。

  《悲慘人生(葡萄園)》(The Wine Harvest, Human Misery)描繪了一名身處普羅旺斯風格葡萄園中的迷人女子,她郁郁寡歡,留著褐色頭發,這是高更在與梵高共處的幾周內的創作,這段時期的高更痛苦但多產?!端{色的樹》(Blue Trees)中,彎曲向上的鈷藍色樹干、銘黃色的天空、波浪般的橙紫色地面以及受到日本木刻版畫影響的傾斜視角濃縮了高更的藝術與生活。

  《塔希提婦女》,高更

  《藍色的樹》,高更

  《悲慘人生(葡萄園)》,高更

  高更是著名的后印象派畫家,與此同時,他的私人生活備受質疑,“高更是個爭議人物,”費拉里說道,“當他來到法屬玻利尼西亞后,他利用自己作為來自殖民地的歐洲男性的特權,與許多年輕女孩發生性關系,并且隱瞞自己結婚的事實……而且他對待他們的態度非常冷酷?!辟M拉里表示,高更既是一個可怕的男人,也是西方藝術史上的重要人物,展覽清楚地指出了這一點,并進行了細致入微的辯論與探討。

  展覽“高更與印象派畫家:奧德羅普格館藏杰作”從8月7日持續至10月18日。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高更印象派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