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劉海粟:真贗之外與筆墨精神

2020年09月02日 09:33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上海劉海粟美術館前不久推出了以劉海粟書法為線索的研究展,從劉海粟以書入畫,將中國書法線質的審美理解,融入中西繪畫的創作實踐的角度中解析其書風和畫風。8月28日,上海劉海粟美術館“存天雅集——重看劉海粟”再次開啟,雅集現場一件署名為劉海粟的巨幅潑彩山水作品引發了對該作風格、真贗及劉海粟藝術教育思想與筆墨追求的討論。

  劉海粟之女劉蟾、劉海粟研究者、收藏者,以及滬上藝術評論家、畫家匯聚一堂,從藝術鑒賞、以書入畫、海老人生境界、對海派文化影響的層面等“重看劉海粟”。主辦方認為,之所以在當下要“再寫”“重看”劉海粟,是因為海老的有些成就被文化界、學界忽略,劉海粟與他的時代還需要不斷“重寫”和“張揚”。

  劉海粟先生(1896年—1994年)

  “存天雅集——重看劉海粟”開始前,與會嘉賓討論一件巨幅作品(非劉海粟美術館館藏)

  上海劉海粟美術館館四樓展廳,“文字證源——劉海粟書法研究展”現場

  “存天雅集”之名來自劉海粟先生“存天閣”,通常以一件繪畫作品或者一個藝術事件為由,進行多層面的討論和爭鳴?!按嫣煅偶被顒油瞥鰞赡甓嘁詠?,也從學術探討拓展到更廣闊的領域,在今年“國際博物館日”推出的“存天雅集·博物賞識”就首次展出了館藏文徵明《五瑞圖》并連續三天通過直播的形式探討作品及其背后的文化內涵。此次“存天雅集——重看劉海粟”亦是聚焦和探討劉海粟先生的作品。

  雅集現場展示的一件署名為劉海粟的黃山潑彩山水《黃山天下無》(非劉海粟美術館藏品)引發了與會者對該作風格與真贗的討論。從作品題跋顯示,這件作品誕生于1982年,如果將這幅畫與“劉海粟書法研究展”的作品并列觀看,并與這一時期其他創作相比,會有怎樣的結論?

  出現在雅集現場的《黃山天下無》 潑彩山水  146×370.5cm 設色紙本 (非劉海粟美術館館藏)

  關于巨作《黃山天下無》的論辯

  1918年,22歲的劉海粟第一次登上黃山,或許他自己也未曾料到,黃山與其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1918年至1988年的70年間,劉海粟十上黃山,并以 “昔日黃山是我師,今日我是黃山友”概括對于黃山情感的變化。此次“存天雅集——重看劉海粟”現場新亮相了一件署名為劉海粟的《黃山天下無》并非劉海粟美術館館藏,來自于劉海粟外孫女白瑜(劉虹之女),他們在香港以視頻形式表達了問候。

  “這樣大幅的潑彩畫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彼囆g評論家、畫家江宏談及海老潑彩山水的畫法,認為可見其受西方繪畫的影響并貫穿到東方文化中。而在從古至今不斷創新之中,繪畫的功力是依托,從海老的潑彩山水中能看到他的大氣魄、敢作敢為。

  就《黃山天下無》畫作本身而言,參加討論的劉海粟研究者梁曉波認為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他以這件作品和海老其他作品比較,認為此畫作中“平頭山峰”的畫法存疑。

  未到現場的劉海粟弟子謝天成以書面方式表達了自己的看法,“我1982年8月陪同恩師劉海粟先生‘九上’黃山,在對景寫生的過程中,海粟師對我說:‘要注意觀察黃山的山體結構,是以直線為主,山峰很鋒利。所以山峰不能畫平頭的?!睋x天成介紹,劉海粟87歲九上黃山時畫有《壁裂千仞》,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跟蹤拍攝了《繪畫大師劉海粟》,自己和其他幾位弟子也參與其中,“目前我詢問了當時全程陪同的一位師妹,她也表示海粟師九上期間只畫過一幅巨幅《曙光普照乾坤》,創作過程也記錄在影片中?!?/p>

  在場的收藏家陳利與劉海粟也有較多交往,近年來也通過拍賣等方式收藏了300余件海老作品,在他的記憶中,1988年9月在上海美術館開幕的“劉海粟十上黃山畫展”并未展出這一《黃山天下無》,如果如畫面中顯示的這件作品是1982年“九上黃山”時所繪,當時應該會展出。此外,在劉海粟的年譜中也并未見該畫的記錄。

  劉海粟 《黃海一線天奇觀》 1976 年 紙本設色 劉海粟美術館藏

  劉海粟 《散花塢云海奇觀》 1982 年 布面油畫 劉海粟美術館藏

  劉海粟美術館藝委會成員沈虎在發言中對此持有不同意見,并提出了此作與劉海粟的一些文獻關系,他表示對劉海粟作品有了解的人應該能看出真假。沈虎參與了上海劉海粟美術館建館、捐畫、清點等工作,他說當時上海劉海粟美術館所藏的劉海粟作品均為精品,以館藏作品作為劉海粟作品的比對,有參考意義,但不能作為唯一標準。

  另也有部分書畫市場界人士與收藏者表示認可此作與劉海粟的關系。

  “存天雅集——重看劉海粟”討論現場

  劉海粟之女劉蟾表示,因為涉及市場,不便對《黃山天下無》下結論,但她拿出另一張她父親87歲“九上黃山”時的卷軸,并解讀其用篆書筆法書寫風格的不同,以與現場的畫作《黃山天下無》進行對比,“我父親對黃山有非常深的感情,他對于山的結構、色彩、用筆是千變萬化,而不是呆板的?!眲Ⅲ刚f,“我用《壁裂千仞》代表我父親對于黃山的感覺,畫中的色彩也是非常豐富的,他借鑒印象派的描繪其中包含著復雜的顏色,但是看上去又是簡單的,他將油畫技法引入中國畫。今天大家再來重新研究我父親,不但是研究他的繪畫風格,還有他的筆墨和精神,從我父親的筆墨中間可以表現他的個性?!?/p>

  劉海粟之女劉蟾(左)從一件劉海粟先生“九上黃山”的作品“重看劉海粟”

  劉蟾解讀的劉海粟《壁裂千仞》作品局部

  劉海粟《黃山光明頂》105×137cm   見于年譜及《劉海粟書畫集》(臺北歷史博物館1990年)

  雅集現場的《黃山天下無》題跋及局部

  藝評人、畫家謝春彥認為要在不同時代和角度“重看”劉海粟。謝春彥與晚年的劉海粟接觸比較多,對于當時畫壇對他的爭議也有所耳聞,但即使有非議者,也認為如果沒有劉海粟,中國現代美術史和海派史缺一個角,“文化史不能缺少這樣的狂狷之士?!泵鎸Ξ斚聲嫿缗c市場界的亂象,謝春彥感嘆一些當下協會負責人學養的缺失,當下美術界“要學一點海老的派頭”。

  從“再寫劉海粟”到“重看劉海粟”

  此回存天雅集以“重看劉海粟”為名,這讓人想起了2016年上海劉海粟美術館新館的開館大展“再寫劉海粟”。在“重看”之中,不少在座者感到雖然這些年對劉海粟的研究一直有之,卻不及1990年代初的影響力。

  畫家湯哲明回憶在自己學畫之初,甚至在一代中國人的印象中,說到中國畫一般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生宣紙大潑墨”,也其實也受到劉海粟的影響而不自覺。而劉海粟創辦的上海美專,培養了一大批學生,日后上海美專影響到了全國。而且“恨古人不見我” “昔日黃山是我師,今日我是黃山友”等石濤的名言是經過劉海粟的畫成為了美術史上的名言??梢哉f,石濤有如今的地位也與劉海粟、張大千等人有極大的關系。

  藝術評論人林明杰認為,如今欠缺像劉海粟先生這樣大無畏的藝術家和精神創造者,“他不是一個純粹的畫家,從創辦美專開始,他看到西方所興起的,思索中國人如何擺脫貧弱的精神狀態,中華民族能有自己的文藝復興?!?/p>

  劉海粟87歲時畫黃山松作品局部

  雅集現場的《黃山天下無》下部山石及松樹局部

  藝術評論人顧村言表示,劉海粟美術館四樓展廳正在展出海老的不少晚年書畫精品,“其實詳細讀過四樓的那些作品,尤其晚年的精品寫意之作,金石氣重,用筆蒼莽厚重,又見出性情,筆墨與線條都有一種勃郁淋漓之氣與打動人心的力量,與一樓會議現場的作品用筆可以進行對比,初見畫作下部的山石松樹線條,感覺有點散亂?!彼J為,如果沒有六十年代的一系列人生沖擊與沉寂,恐怕也沒有劉海粟后期山水潑墨潑彩的輝煌與蒼莽雄渾的書法,“重讀劉海粟,其實也應當看到當下寫意精神的缺失和中國畫教育體系的問題。海老在上海美專時便立足于中國文脈和土壤,并以開闊宏大、兼收并蓄的眼光來看藝術教育,現在重看上海美術教育,似乎有些缺失真正的寫意,而寫意背后的支撐正是人格、學養和社會擔當?!?/p>

  上海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張立行將劉海粟與上海這座城市和江南文化相系,提出“對劉海粟在當下的意義和與城市的關系需要‘重讀’。我覺得海老被討論得太少,這類藝術家是傳奇人物,他跟上海這座城市更迭腳步,為什么要重看,在今天他是肯定是經得起反復看的?!?/p>

  劉海粟《狂草梅花》 紙本墨筆  115 X 57.5cm 1983年 劉海粟美術館藏(“文字證源——劉海粟書法研究展”展品)

  藝術評論人石建邦則從一些小事說起,如1989年劉海粟先生約批評中國畫的年輕評論家在金陵飯店請吃飯的事例中,折射海老的愛惜人才、包容和大胸懷。對于美術史范疇內外、以及口耳相傳的劉海粟,人民美術出版社副主編徐明松借用貢布里希所說的“沒有藝術史,只有藝術家”,提出不僅要從繪畫技術、中國現代主義在中國的傳播,也要從藝術地理學、從大文化史去理解藝術家個案。

  上海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汪涌豪認為,劉海粟接續的是晉代以來設色青綠一脈,作為藝術和文化領域的個案研究,海老各個時期的作品,應該放在他自己的繪畫序列里研究定位,更要放在美術史的序列里評論。

  劉海粟,《四行倉庫》,1938年

  劉海粟 《文光亭潑墨圖》 1988 年 紙本墨筆 常州劉海粟美術館藏

  劉海粟《艷斗漢宮春》 紙本設色 1965年 103.5 X 108.4cm 劉海粟美術館藏(“文字證源——劉海粟書法研究展”展品)

  劉海粟先生的百年人生有著不拘古舊,不落窠臼,不守陳規的藝術境界,他被譽為藝術的“叛徒”。從中國第一所美術??茖W校的創立到中國第一本美術雜志《美術》的創辦,從人體寫生模特的使用到從實行男女同校,從十上黃山到晚年的潑墨潑彩畫法研究,再到將藏畫和自己的作品捐給國家。顯示出劉海粟作為時代的先覺者、先行者,胸中那種無所畏懼、勇于開拓的創新精神。

  1930年代劉海粟在瑞士考察。

  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1995年正式開館之前,沈虎參與了清點等一系列籌建工作,當時他就感到,在90年代初那個追求“萬元戶”的時代,劉海粟就提出要把藏品捐給國家實在難能可貴。但在建館前,徐悲鴻的夫人曾對造館持否定態度。而在入館工作后,他也聽到外界的一些非議的聲音,其中包括對藏品和對劉海粟藝術定位。就劉海粟的定位而言,在先生去世時,國家層面經過討論對他定位和評價是“新文化運動的拓荒者”、“近代美術教育奠基人”。

  此次雅集的主持人,上海美術學院副院長李超從美術史的角度提出了在近代中國中西交融背景下的“西湖樣式”和“黃山樣式”,兩種樣式對應的是大小寫意的畫法以及對文化的不同表達,“我覺得劉海粟研究是一個工程,這個工程就在于可以不斷持續下去,不斷聚集海派文化資源進行下去?!?/p>

  “存天雅集——重看劉海粟”討論現場

  “存天雅集——重看劉海粟”討論現場

  對于把視野放到“重看劉海粟”,上海劉海粟美術館館長阮竣認為,海老是前輩、先賢、也是高峰,之所以在當下要“再寫”“重看”,是因為海老的有些成就被文化界、學界忽略。他提到北京正在舉行“陳獨秀、胡適與他們的時代,紀念新文化運動105周年”的展覽活動,而劉海粟應該同在“‘他們的時代’的宏大敘事之中”,劉海粟與他的時代還需要不斷“重寫”和“張揚”。同時也表示,未來對館藏作品的研究中,要對作品的每一個細節都要做到心中有數。

  阮竣還表示,“存天雅集”的形式將一回回延續,劉海粟的研究也沒有終點,也期待更多的專家學者和公眾一起探索劉海粟先生的藝術精神,將劉海粟所處的時代和當下的藝術精神鏈接。 

  劉海粟《黃山立雪臺晚翠圖》1979 年 紙本設色 劉海粟美術館藏

  劉海粟 《楷書釋回真美》 墨筆書法,1993年,46.5 X 98.5cm  劉海粟美術館藏(“文字證源——劉海粟書法研究展”展品)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劉海粟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