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圓明園太湖石身世或存疑

2020年09月11日 09:58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一則《圓明園獅子林流散文物“回家”》的新聞報道近日頗受關注,報道稱,一塊流散在北京市西城區前孫公園胡同31號居民院中的圓明園獅子林太湖石,正式啟程回歸圓明園遺址公園,這也是圓明園回歸文物中首塊有詩句的太湖石。賞石研究學者俞瑩從石與座的關系、石頭的品位、石頭上面的兩首乾隆御題詩刻銘等方面分析認為,此石身世或存疑。

 

這方太湖石長1.3米,寬0.9米,高1.1米,坐落在一塊長方形石須彌座之上。石塊表面凹凸不平,上面刻有乾隆為圓明園獅子林十六景之一的“假山”題寫的詩《假山》和《右假山》兩首。這件太湖石及石須彌座經北京市文物局文物鑒定委員會鑒定,確認為圓明園獅子林流散文物,具有很高的歷史和文物價值,回歸后將安放在天心水面回歸文物展區。云云。

圓明園獅子林太湖石

圓明園遺石發現并物歸原地,當然可慶可賀。不過,看了相關報道和圖照,卻感覺存疑,試分而析之。

 

首先,石與座不相配。這方石頭看似完好,有些體量,橫臥于石座上卻顯得石座太小,兩者極不和諧,毫無皇家氣派。從現存京城的各處御苑賞石來看,像這樣的石頭與底座相配之乖張幾乎沒有?;蛘呖赡苁?,底座不是原配。從其形制來看,與御苑賞石中的乾隆年間石制須彌座雕飾和風格也有距離,更像是晚清以后的形制。

故宮寧壽宮清代中期變體須彌座靈璧石(圖見丁文父《御苑賞石》)

其次,石頭的品位不高。這方太湖石看似屬于產自北方(但不像是北京西山的北太湖石),色澤青黑,雖然透漏有加,但是造型一般,作為孤賞石與同類御苑賞石相比檔次不高,更像是堆壘假山的置石。圓明園獅子林中,應該是以石假山為主,是否有單置的賞石不詳。

 

最重要的是,石頭上面的兩首乾隆御題詩刻銘,分別刻于石頭的左方和右上方,雖然歲月漫漶,但還是隱約可見,其書法散漫,字體拙劣,看不出御題的氣息,與乾隆的書法相去甚遠。

圓明園獅子林太湖石題刻一

一首出自《御制詩四集》卷六十一,為乾隆己亥年(四十四年,1779年)所作《再題獅子林十六詠》之《假山》:“吳下假山曰倪砌,此間真石仿倪堆。假真真假誠何定,炙轂笑他難辯哉?!保ㄊ下淇睢凹汉ブ傧挠}”)

圓明園獅子林太湖石題刻二

另一首出自《御制詩五集》卷二十,為乾隆丙午年(五十一年,1786年)所作《題獅子林十六景》之《假山》:“燕石幾曾讓湖石,疊成巖壁亦孱顔。迂翁應是契真者,何事居然疊假山?!保ㄊ下淇睢氨缧抡}”)其中,“燕石幾曾讓湖石”附注:“西山玲瓏石不讓太湖石,此假山即就近取彼為之。乃《日下舊聞》載,明宣宗《廣寒殿記》稱金破開封,輦艮岳石至燕京,即今之白塔山為花石綱之遺。語涉傅防,不足信也?!碧峒傲藞A明園獅子林的假山石,是取自北京西山的北太湖石。

 

乾隆這兩首詠贊圓明園獅子林假山的詩作,前后時間相差七年,合刻于一石,很難解釋,除非是在后來某年一并刻銘,當然,這一定是方乾隆非常喜愛的賞石(孤賞石)。但從實物來看,似乎無法得出此結論。

 

乾隆雖然喜歡賦詩留題,但在御苑賞石之中,除非是有命題的賞石,如“青芝岫”(現存頤和園)、“青蓮朵”(現存中國園林博物館)、“云起”“岳云”(現存北海公園)、“青云片”“搴芝”“繪月”(現存中山公園)等命名過的名石,有御題刻銘,但也僅僅是大字題刻而已,一般極少會將題詩刻于賞石之上。過眼之中,將御題詩刻于賞石之上的,只有故宮御花園的木化石、北海公園的“云起”、中山公園的“青云片”和中國園林博物館的“青蓮朵”,以及前些年在圓明園遺址出土的道光“煙嵐”詩刻石等幾方賞石。因為賞石大多石面不平,偶爾選一處平坦處刻幾個大字尚可,但要刻幾十個小字,需要大面積的平坦處,往往需要將石表鏟平,否則會破壞書法的結體和排列的美感,有礙御題的尊嚴。這幾乎成為御苑賞石題刻的一種特點。

北京北海公園北太湖石“云起”石,留有乾隆題刻

北海公園“岳云石”上乾隆題刻“岳云”

故宮御花園木化石乾隆御題詩刻

圓明園遺址“煙嵐”詩刻石局部

如北京中山公園的北太湖石“青云片”,最初為明代天啟年間“石癡”米萬鐘發現于京西大房山中,與“青芝岫”同滯于良鄉,后由乾隆發現后下令置于圓明園“別有洞天”景區“時賞齋”前,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御題“青云片”三字刊于石前,并先后賦詩八首,刻于石背,御制詩刻銘分別在石表作了鏟平處理,這應該也是御苑賞石中題刻最多的一方。如今,因為風雨漫漶以及人為破壞,乾隆刻詩已經十不辨二了。

“青云片”背部

“青云片”背部留有乾隆題詩刻銘

反觀這方圓明園獅子林太湖石,兩處題刻處的石表均未作鏟平處理,表面凹凸不平使得書法題刻的表現力和美感大打折扣,絕對不是御苑賞石應有的畫風,極可能是好事者后刻的。

 

據報道,前孫公園胡同31號老住戶張奶奶介紹說,自己1957年搬進院時這塊石頭就已經在了。如此看來,這方賞石可能在民國時期就已存在,也可能是從什么廢園(包括圓明園)中搬過去的,但題刻可能在清末到民國這段時期,因為新中國成立后到五十年代后期,題刻作偽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當初,圓明園被英法聯軍縱火焚毀后,劫余幸存的建筑構件和樹石碑刻等,陸陸續續被搶掠盜賣,進入公私人家,主要集中在清末民初這段時間,一直延續到抗戰時期。1914年,在北洋政府內務總長朱啟鈐的主持籌劃下,將社稷壇收歸國有,改建成北京第一座公園中央公園(1928年改名中山公園),其中就采集了不少圓明園遺址石料,包括4方鐫有乾隆題字的置石“青蓮朵”“青云片”“搴芝”“繪月”,供市民觀賞。

北京中山公園太湖石峰“搴芝”

圓明園遺石“青蓮朵”,原在中山公園,今藏北京中國園林博物館

由此來看,上述新發現的所謂圓明園獅子林太湖石,其身世存疑,所謂乾隆御制詩題刻不合規制,有媒體新聞標題稱“兩首乾隆御題詩成關鍵線索”,我以為恰好難以據此輕易判定。這方石頭的真實出處,還有待更多的人證和物證。

 

(本文原標題為《圓明園遺石存疑》,作者為知名賞石研究學者、中國觀賞石協會科學與藝術顧問)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圓明園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